蔣介石逝世

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蔣介石總統病逝,舉國震驚,當天上午正好是蔡政文老師的課,他進教室,站上講堂,就問同學的看法。我們班上的一位女生,站起來痛哭失聲,說道:「我們失去偉大領袖。」就泣不成聲,蔡老師似乎慌了手腳,不知如何反應。我就舉手發言:「偉人的功過,要百年才能論斷,蔣公逝世也是如此,留給歷史評價。」蔡老師接著說:「無論如何,台灣進入蔣經國時代了。」

從蔣介石逝世到蔣經國接班好像順理成章,因為早已有心理準備。嚴家淦副總統依憲法繼任總統,蔣經國卻在全黨一致擁戴下被推選為黨主席,這表明了嚴家淦只是虛位元首,真正有黨政大權的是行政院長蔣經國,中華民國終於出現了內閣制政府,雖然只是曇花一現。

雖然外在政治世界巨大變化,有人上台,有人失勢,對於我這大四畢業生來說,影響不大,我依然焚膏繼晷,勤讀不倦,深恐研究所沒有考上,就無法和女友在一起。五月上旬,政大研究所考試先舉行,相繼而至的是台大研究所考試,我都覺得考得不錯,因此心情頗為篤定,惟對外表示勝負未定,沒有把握。

政大放榜日,妹妹彭芸從學校打電話告訴我考上了,名列第七名,聽到後頗為失望,因為前三名才有獎學金。次日台大同學已經幫我貼紅榜祝賀,但我仍期待台大放榜,希望有獎學金,不必辛苦打工。

政研所榜首


記得台大放榜的時間是在晚上,我和鄰居朱雲鵬一起騎腳踏車,沿者基隆路到校總區去看榜,他是考經濟研究所,我是考政治研究所,去的路上,我倆騎的飛快,想早點知道結果。待榜單貼出,他和我都是該所的榜首(第一名),高興得不得了,彼此互虧:「回家路上要小心點,出了車禍,那國家就損失慘重了。」果然,我們騎的速度有若牛步,但笑聲不絕,這段經歷足以回味一生。

台大政研所榜單上還有同班同學周繼祥、邱榮舉等,我們政治系班代高碩泰及好友胡克難則考上政大外交研究所,至於其他學校的政治研究所、公共行政研究所、美國研究所等,我們班上都有斬獲。

就在研究所放榜不久。系助教紀俊臣學長某日到我們班上宣佈:「你們班上第一名,可以申請日本勸業銀行獎學金臺萬元,怎麼有錢不要?」經過一陣起哄後,我才知道居然是我,這獎學金是每一學院才有一位得主,沒想到法學院的殊榮,居然落在我的頭上。(聽說前一年的得主是陳水扁)誰說沒有福無雙至?須知,一萬元獎學金相當於我在台大四年所交學費的總和。

領到這一萬元,我買了平生第一張的股票(台塑),又請了台芬到西門町的邁阿密西餐,盛大慶祝一番。

隨著研究所的陸續放榜,也接近大學畢業的日子,除了醫學院的好友之外,皆即將各奔東西。代聯會秘書長郭炎是僑生,申請到香港大學的企管碩士,學術部總幹事王中林是女生,沒有兵役問題,申請到美國UCLA經濟研究所獎學金,後來曾志遠、陳揚銘也都申請到UCLA的企管研究所,葛苗華考上台大法研所等,看起來,都很有「福報」。

我很後悔沒有購買畢業紀念冊,當時可能為了省錢,或許也是太忙而忽略訂購,使我無法在這一一感謝在台大與我相處美好時光的每一位同學、友人。

從六月畢業到九月研究所開學,有四個月的時間,我是在股票市場渡過。一方面是因為石油危機帶來的通貨膨漲,使股市空前繁榮,各類股票齊揚;另方面是因為我拿了幾個高額獎學金,突然有餘錢進行投資,於是與商學系的同學陳揚銘進場試一試。我們雖然花了不少時間研究股票,並運用統計等方法來預測指數變化,但賺少賠多。要不是陳揚銘家是南部紡織界的大戶,否則我真不知如何收場,這教訓令我刻骨銘心,深刻感到商場詭譎,實在不是缺乏生意人背景家庭長大的孩子能輕易涉足的。

但股市的參與仍有正面意義,我開始對經濟學、國際貿易、投資學、企業管理等知識產生興趣,讀書的範疇逐步擴大到財經領域,漸漸無師自通,其後對於理財,不再視為形而下的事物,反能利用景氣循環的波段,進行中長期的投資。

  帶著財去人安的心理,我展開了政治研究所碩士班第一年的生活。修了大學時代教過我的呂亞力、胡佛、袁頌西等老師的課,也選了國外回來的歸國學人魏鏞、朱志宏等老師開的新課。雖然要讀十幾本原文教科書及學術專著,但我非常興奮,認識到我的本質還是讀書人,還是安分守己的好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nfrank 的頭像
penfrank

彭友會

penfran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