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風雲論壇》創刊的時機,真是天時地利人和。最重要的是,當時政治情勢丕變,原本掌控情治系統的保守勢力,突然被蔣經國以迅雷不及耳的手段摧毀。


  
一九八一年七月三日,台大校園研究生圖書館大樓前出現一具屍體,查證是美國返國探親的學人陳文成教授,他在美國曾與台獨人士接觸,返國後即遭警總約談。警總表示約談後陳即自由離去,可能是因為壓力過大而跳樓自殺,不少人士懷疑陳文成是被刑求致死或被滅口。因陳文成具美國國藉,此事件發生後,美國對台施以極大壓力,要求調查真相,此新聞愈炒愈烈,對台灣形象影響非常負面。

  
對陳文成案,《時報雜誌》就一直是抱懷疑當局的態度來報導,因此得罪了當時情治系統負責人王昇,他甚至擺下鴻門宴,邀請我吃飯。面對這位擁有生殺大權的權力人物,我沒想到他居然和我談自由民主理念,令我不知如何回應。聽別人說,這請客吃飯,就是警告。余先生知道王昇的鴻門宴之後,也建議我們要暫時蟄伏,不要與保守派直接對抗,在此氣候下,我減少了政論的寫作。

  
在政治低氣壓的環境下,我與朱雲漢合編了一本《中國現代化的歷程》,蒐集現代化理論來觀察中國近代面對西方文化挑戰的論文,由時報文化出版,總編輯高信疆大力推銷,反應不錯。另一學弟周陽山,也著手編輯近代中國的各種政治論文集,如《五四與中國》等,皆獲得相當大的迴響,算是名利雙收的投資,引起了我對出版的興趣。

  
訪美之行,我曾到波士頓的哈佛大學訪問,借住台大法律系同學吳東昇家,當時他已讀完法學碩士,正在攻讀企業管理碩士。他的父親是新光集團的創辦人吳火獅,對這位幼子,期望特別高,希望他能攻讀到哈佛的法律博士,但吳東昇覺得他的幾個哥哥都有企管碩士,所以,他也申請進了著名的哈佛企管研究所(HBS)。老同學見面,當然有聊不盡的話題。在學術氣氛鼎盛的「劍橋」,難免談到台灣學術發展,我感慨台灣大企業在文化產業上投資太少,希望吳東昇未來能貢獻於這一部份。沒想到,吳東昇非常有興趣,希望我能提出具體可行的計畫,待他寒假回國後,可以落實。待我回台灣之後,因拒絕赴美就任副總編輯而得罪余先生,心想時報恐非長久之地,何不與老同學共創事業,於是開始研究台灣出版市場,發現大有可圖。


書櫃代替酒櫃


經過了七○高速經濟發展,台灣中產階段社會已漸成熟,一般家庭也開始注重文化消費,當旅美返國的學人高希均倡導以書櫃代替酒櫃的口號,獲得不少人的共鳴。當時,李敖主編的《中國歷代演義》(遠流),高信疆主編的《中國古典文學大系》(時報),沈登恩主編的《諾貝爾文學大系》(遠景)等,都產生令人驚艷的銷售數字。所以,我向吳東昇提出了《當代學術巨擎大系》的企劃案,主要是介紹社會科學各大學門的當代大師的生平及思想。

  
是年冬天,吳東昇返國即認可這計畫,準備出資五百萬成立公司。於是,我向余先生提出辭呈,表示要投入出版事業。出乎意料的是,當天晚上約十點時,我接到吳火獅董事長打來的電話,他說:「今天晚上的一場餐會中,遇到余董事長,他向我抗議挖他的人,我一時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回家後才從東昇得知你們要做的事情,雖然很有意義,但也不要造成我與余董事長之間的誤會,希望你了解。」我當時非常驚訝這小事,居然引起如此風波,立刻回應他說:「非常抱歉,我一定會妥善處理。」吳火獅不愧是企業雄才,他說了一段話:「我尊重你的選擇,我不想得罪余董事長,但必要的時候,我也不怕得罪他,只要你們做的是對的事。」

  
第二天,我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去面見余先生,他是大風大浪見多的領導者,知道我的籌碼,所以開門見山的說:「年輕人不要毛毛燥燥的,這件事情既然很有意義,就去做吧!時報工作也不必辭,只要不誤事就好了。」我只有不斷稱謝後告辭。辭出後,見到吳東昇把事情和他說明白,既然不能辭去時報,我的新工作就只支半薪,最重要的是完成這套書的出版計畫。

  
經過算了筆劃,吳東昇的新公司取名為「允晨文化實業公司」,吳東昇擔任董事長,我是總編輯,開始創業用人精簡,只有四位,並借新光人壽大樓的一間約十坪大的辦公室作業。但計畫的推動,可是網羅了國內第一流的學者為主編:李亦園(人類學)、胡佛(政治學)、楊國樞(心理學)、葉啟政(社會學)、林鐘雄(經濟學)、郭博文(哲學),每一學門,另設一名執行編輯,分別負責聯絡作者的事宜。初期計畫出版三十本,即每學門有五本介紹當代大師的著作,為期一年。

  
執行這種集體行動的計畫,管理是必要的知識技能,由於大學時代的代聯會學生活動的經驗,加上在余先生旁邊耳濡目染的薰陶,我對管理的實踐,略有心得。所以,在一九八二年十一月,這厚達七千多頁卅冊套書系列,正式上市,不負老同學的期望。若有遺憾,那就是銷路平平,也許是學術味道太重了。不過,本來設定的目標就是先求名聲,再論利潤,就這目標而言,允晨創業是成功的。

  
《當代學術巨擎大系》叫好不叫座,這使新創的公司資金很快就快用盡了,東昇遠在海外,遠水也救不了近火,迫使我決定轉變出書的方向,改走暢銷書的路線,以翻譯歐美非小說類暢銷書為主,雖然其中有少數的書如《掌握你的時間與生命》躍居金石堂排行版的第二名,創造銷售佳績,但在帳面上仍是虧損狀態。當時我曾向東昇建議出版政治及軍事等時事的書系,但都因太敏感,恐危及他的家族事業而作罷,最後,我不得不交出的總編位子,黯然下臺。這一段參與允晨的創業經驗,我學習到出版業的產銷流程,這使我有信心東山再起。

創作者介紹

彭友會

penfra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