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心想準備了一年的功夫,至少讀了二十多本專書,只答到了彌勒思想一題?在百感交集的情緒下書寫考卷,用了四小時完成資格大考。這段經驗,終生難忘,告訴我說,學術這條路,有許多時候,是做白工的,努力不一定有收穫,重要的是過程。


  「當上帝為你關上一道門,總是會為你再開一扇門的」。正當時報人事重大變動,我失去《時報雜誌》總編輯的頭銜時,政治研究所所長袁頌西找我談話,開門見山問我說:「你究竟是要在媒體發展?還是學術界?恐怕要做決定了,因為你的博士班已經唸了五年,你同班同學朱宏源都要畢業了。」我當時就回答說:「時報的工作,我已經告一段落,準備回學校將博士拼完。」袁老師顯然半信半疑的說:「若是這樣,你還是要有具體的表現,否則很難讓師長們相信你是專心投入學術。」

  
我始終相信「君子務本,本立而道生」,本就是核心價值,就像北斗星,是指引我們人生方向的恆星。自從轉入政治系之後,我非常慶幸的找到興趣的方向,確信這是我可以一生投入的知識領域。雖然我進入新聞媒體,卻很清楚政治是學,新聞是術;政治是本,新聞是道生,本若沒有固好,道將非道。媒體工作既然已無法發揮所長,回到政治學研究是順理成章的事。

  
依規定,台大博士班最長就讀的年限是八年,一九八三年九月,我是進入第六學年,只剩三年時間,必須在這三年間完成第二外國語的考試,博士資格考,提出博士論文研究大綱,從事論文寫作,並完成博士論文口試,時間是非常緊,稍一不慎,就沒辦法如期畢業。很不幸的,我在第一關第二外國語考試,即專業日文項目,就被許介鱗教授打了五十分,不及格。許老師治學嚴謹勤奮,我在大學時期選修他開的「政黨論」,曾獲九十五分高分,但沒想到在日文考試大意失荊州。當我向許老師請問補救之道,他拿了一本日文的《政治學基本概念》要我翻譯,這就花了我一年時間,還聘請了一位文化大學日本研究所的老師為家教,才完成約卅萬字的翻譯工作。雖然當時知道自己「被當」的當時,非常挫折,我很快的就認命,把「吃苦當吃補」。事實上,許老師的功課對我日後政治學教學,影響深遠,我能在二十年後編撰《政治學辭典》,就是奠基於這次的挫敗與磨練。次年,我通過了這一關考驗,但時間只剩兩年了。


Q&A的架構


  台大政治研究所博士資格大考,與美國大學是一樣的,要選一門主修,兩門副修,共計考三個領域。我是以「政治學方法論」為主修,「行政法專題研究」及「近代西洋政治思想史專題研究」為副修,每門課要讀的書少則十幾本,多則逾百本,完全視出題教授的命題書單為準。要想通過這關,也是需要長達一年的埋頭苦讀。我拿出昔日拼命考大學的毅力,每天到法學院圖書館報到,感謝同學邱榮舉的熱心支持,提供「行政法」的筆記及應考資料,使我克服了最不專長的法律領域,而把精力放在讀一大堆的原文書及論文之上。還好,這些領域都是我有興趣的科目。我決定用
Q&A的形式,分章整理,即每一個主題,都用一個「問題」(Question)方式呈現,再去蒐集各方學者的見解,整理出相對應的答案(Answer),如此就可以有系統,有條理的建構起我所謂的「題庫」。日後我主編的政治學的考試用書,許多資料都是立基于當年圖書館「上窮碧落下黃泉」的整理功夫。

  當時政治研究所的資格考試是考四小時的筆試,我以三周應試,每周考一門,出題委員是校內校外各一名,一般都是考四題申論題,範圍很廣,若沒有周詳的準備,絕對無法過關,同學失敗的例子是相當多的。倘若不通過,則可次學期再考一次,再失敗,就退學。通過,則可稱為博士候選人。

  
第一週的選考科目是行政法,屬於考死背功夫,因為題目方向有學長的導引,試卷發下,發現大體接近準備的範圍,心情較為輕鬆,但要拼命的寫,否則很難在有限時間內完整呈現,終於在中午前順利繳卷。第二週的「政治學方法論」情況類似,這是我最喜歡的科目,也是主修,有相當自信去應試,只要掌握時間,有條理,有系統的運用「正反合」的邏輯結構,就可以完成答題,因此也算輕騎過關。

  
第三週的「西洋政治思想史」考試,最戲劇性。這科內容涵蓋西方(歐美)自啟蒙運動以來到當代的重要政治思想,重要的大師十餘位,很難專精。政治大學朱堅章教授是當時的泰斗,屬於校外出題委員。我蒐集了他的上課筆記,依內容所討論的專書依序閱讀,就恐掛一漏萬。但萬萬沒有想到,我申請考試的時候,朱老師赴國外研究,沒有出題。

  
考試的當天,我進到政治研究所研究生討論教室應考,助教拿來的考卷上,只有蓋著連戰老師的方型大印,題目只有兩題,我清楚記得的是:

  
「一、試論政治哲學,政治思想與政治理論三者的異同?」「二、試論約翰‧彌勒(John Mill)在近代西洋政治思想上的貢獻?」

  我當場就問助教,校外委員的題目呢?他回答說:「朱堅章老師出國,沒有出題,系主任指示只考校內委員的題目就可以,但試卷可由兩位老師評分。」什麼?我心想準備了一年的功夫,至少讀了二十多本專書,只答到了彌勒思想一題?在百感交集的情緒下書寫考卷,用了四小時完成資格大考。這段經驗,終生難忘,告訴我說,學術這條路,有許多時候,是做白工的,努力不一定有收穫,重要的是過程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nfrank 的頭像
penfrank

彭友會

penfran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