約在三十年前,遠流出版社以一本《拒絕聯考的小子》轟動社會,洛陽紙貴。出版社負責人王榮文某日邀我在『明星』咖啡屋一敍,希望我寫一本『向聯考挑戰的小子』,因為我是初中、高中都未畢業的中輟生,卻考上台大法律系,也算異數。當時我雖然答應,也開始下筆,但始終未完稿。理由無他,『心虛』兩字。

  經過三十年,台灣的教育問題依舊,聯考掛帥的思維及文憑主義的價值觀,與日俱增。其間,整個世界經歷了資訊革命與全球化的衝擊,但台灣似乎仍墨守千年不變的學校教育方式,在『教不嚴、師之惰』的桎梏下,形成惡性循環的生態圈。很不幸,我也參與了;目睹了江河日下的教育制度,憂心不已。

  早在我婚後生子,我就發誓『教育噩運』到此為止。換句話說,我不願下一代再面臨『考不好,就挨打』的身心壓力。基於此理由,當我的孩子眼見就要重蹈升學主義的悲劇時,老爸的誓言,促動了兩個兒子走上小留學生之路。

  十年前,大兒子書翰,復興中學國二中等生,終止了在台灣的學校教育,到異國展開新的學習生涯,從美國的公立初中,寄宿高中,州立大學,再轉赴英國就讀碩士、上攻博士。這段學習之旅,老爸雖相隔千里,但始終參與,也跟著成長。『經濟資本』由正而負,但『文化資本』與日俱增,得失之間,就看每個人的價值觀了!

  本書的誕生是十分偶然,一位我過去指導的碩士學生蘇嫻雅,也是中國時報資深媒體人,為了她第二個碩士論文來請教我。無意間,談到她要移民加拿大,主要原因就是子女教育,當然我就把自己的經驗與她分享。她十分有興趣,就以〈搶救兒子〉一文刊載於《中時晚報》。

  〈搶救兒子〉刊出後,引起相當的回響,皇冠文化集團的主編建議『打鐵趁熱』,何不寫成一本書?可是我忙於空中大學的『政治學』課程的錄音工作,無法分身。於是採『口述』方式進行,由蘇嫻雅執筆記錄,再由我修改。

  過程中,兒子暑假由英國返國,也加入討論,所以,這本書就在『三個臭皮匠』的合力下完成,粗糙之處,在所難免。

  但我們三人的想法卻很一致,那就是希望台灣的家長及老師在面對下一代的學習問題時,想想除了嚴管勤教之外,有沒有別的途徑?

  經過了兩代『反敗為勝』的經歷,我已不再心虛,有自信的告訴家長、老師,『人生不怕輸在起跑點,只要贏在終點』即可。請你們不要因子女、學生的功課及成績去體罰他們,要不斷的告訴他們:「我相信你未來一定會成功的!」你們的鼓勵,將使下一代有信心如鷹展翅,御風而上。

創作者介紹

彭友會

penfra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