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心……老師心情不好

  有些同學雖然皮,就是會考試,總是考得接近或超過標準,讓老師無法處罰,這些人最吃香。不會考試的班上的中後段學生就慘了,經常被打得半死。彭書翰還記得有一位同學曾被老師打得到處跑,老師在後面追,全班在旁邊笑,那位同學是諧星型人物,常與老師衝撞,後來到加拿大念書,現在是UBC(英屬哥倫比亞大學)的學生。還有另一同學後來也去加拿大,他功課不錯,但很皮喜歡衝撞,老師心情好時就對他不錯,心情不好就拳打腳踢。十四、十五歲孩子,根本不是成年人的對手,那學生常被叫到講台前,當著全班同學挨打。


  另外,當時學校規定書包側揹,不准帶漫畫進校園,學生們就在書包上割一條縫藏漫畫,外表看不出來,老師們常利用體育課查書包。美國的學校雖有權開儲物櫃,但不能開書包,台灣沒有這樣的規定。學生們看的其實都是流行漫畫,並無色情暴力,有一本只是對女性有些描述,老師就在看漫畫書的同學聯絡簿上寫『貴子弟代色情漫畫到學校』,這位同學回家因而被痛打一頓。


  除了看漫畫之外,國一時學生們還迷上打羽毛球,但每次打都被老師罵,有些課準時下課,只要有十分鐘、五分鐘,大家就去打羽毛球,老師會大叫:『五分鐘都靜不下來』。大部分老師喜歡上到下一個老師來時才下課,還認為是在幫學生,彭書翰認為,這樣做事實上對生產力有負面影響。學校每天中午有糾察隊評分,他們那班原本就皮,沒拿第一名是意料中的事,老師覺得沒面子就會藉機處罰。

 

同學頭破血流送醫院

  面對權力不對等的環境,彭書翰當時只想到先顧好自己,因為老師總是打強出頭的人。國中的他有點壓抑,會替同學抱不平,但不敢講,也自認講了不會有用處。有一次,一位同學被老師打得頭破血流送醫院,校方派人安撫其他目擊同學,還問大家有什麼感想?學生能有什麼感想,全班都不敢講話。彭書翰第一次自告奮勇向校方描述當時狀況,校方就點頭應付,擺明是哄騙加安撫,意思就是聽到了,反正學校有辦法,家長也不會說話。那個被打學生的家長,據說趕到醫院時還謝謝老師。

那一次衝突學生也有過錯,當時考理化元素表,理化老師已經處罰過了,導師看了考卷覺得成績太差,就要求沒到標準分的人,少一分就抄考卷一遍,有人抄到七、八點才抄完,就很不高興,跑去刮老師的車。老師剛好看到,同學因而被抓去痛打一頓,打到流血,學生在送醫途中還跟老師說對不起。


  彭書翰國中時期被打過兩次巴掌,小學六年級時也有一次,後來弟弟因為挨耳光而父母採取法律行動告老師,他覺得很高興,終於有人採取自保途徑。當時的他挨打後都沒講,怕後果更不可收拾,他看到堂哥的例子,叔叔去學校談判之後,就轉學到台中去念了。而且,爺爺是學校校長,老師常調侃說虎父犬子,爺爺那麼好,孫子卻不成材,為了不把家裡人扯進來,只好默默承受挨耳光之痛。


  她告訴自己,被打總會過去,還有人頭破血流呢!女生更倒楣,老師不但照樣打還會言語調侃。女生下課後通常會等來等去結伴同行,老師如果不高興,就說她們像站壁的,有時還會輕薄她們,接近她們毛手毛腳的。天生樂觀的個性讓彭書翰度過了難熬的國中期。一直到現在,挨耳光的記憶仍在,這位剛進倫敦大學博士班的年輕人說,他準備回去好好跟老師『打聲招呼』,還要送一本書給他。


  除了考試與挨打之外,彭書翰說,國中任何老師在學術上、做人上,都沒教過他任何一件事。英文、國文、史地等科目他本來就好,都是自己看書,老師沒教什麼,數學、理化他不會,他們也沒把他教會,做人做事也沒有特別值得效法的地方。在學校裡沒學到任何正面的事情,負面的事倒是見了不少。班上同學有小圈圈,出鋒頭的一圈,邊緣人物一圈,邊緣學生的痛苦,只有與他們一樣痛苦的人才能體會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nfrank 的頭像
penfrank

彭友會

penfran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