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道德擺在知識前面


大兒子彭書翰是一九八
o年二月二十九日生。他媽媽在二二八那天晚上陣痛時,我就想到他會不會碰到四年才能過一次生日的二十九日,結果剛好在二十九日出生,兒子後來只好常常過農曆生日。

我幫他取了個英文名字叫諾曼(
Norman),當時我就想將來他可能會道別的國家留學,要讓他知道自己是個外國人。

我會想到他將來留學,與我們整個家族橫跨中西教育有密切關係。我的祖父早逝,父親是由叔父帶大的,叔公是早期留美學生,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院取得化學碩士返回中國服務教育界,政府遷台不久,就擔任清華大學總務長。叔公很會理財,很嚴肅,家裏很西化,在民國四十年代他就有汽車,當時三輪車就很引人側目,他住清大學人宿舍,我在他家看過台灣所沒有的電冰箱
、烤箱、電毯。

小時候我們去看叔公,他都要我們念英文,如用英文從一念到一百,對了就給十元,那個時代十元很大,不得了。我父親是民國三十七年從福州來屏東當英文老師,他從廈門大學畢業,本來要去江西教書,台灣在二二八事件之後外省人都跑掉,找不到合格老師,屏東中學校長於是回福州找人。我父親就不去江西而來台灣,現在許多名人都是他的學生。

民國四十三年叔公去屏東找父親,要他出國留學,父親就請調台北師範,後來考上聯合國獎學金,先去夏威夷大學,再去菲律賓馬尼拉大學的亞洲教育學院念教育碩士,回國後師範升師專,師專升師院。父親在民國六十年與許智偉共同創辦彰化教育學院(現為彰師大),他作過教務主任、輔導學系系主任。父親是教育方面的專家,他的教育本身就很特別,我們家六個小孩的故事就可以寫一本書。父親跟別人不一樣,非常相信自由成長,他認為在知識方面,孩子像一張白紙,可以印上不同東西,或照父母想法去塑造。但在道德教育上,他認為人都有罪(基督教的影響),所以他對品德方面要求嚴格,很注重我們的交友,不要我們變壞。

在出國接受教育學訓練之前,父親原本是學歷史的,但他因為中學前讀的是教會學校,英文非常好,在台灣就教英文。他與母親生了六個孩子,留學前生了三個,留學回來後再生三個,前後兩段教育很不一樣,我是前面那三個,比較倒楣,父親教子嚴厲,相信棒下出孝子。後來到國外念心理、教育、輔導,回國後對我們就完全不一樣,可以很明顯看出來他懂得『學以致用』。

以前教孩子是斯巴達式,學了教育之後就變成雅典式的,我們常說後面三個孩子較幸運,就是從彭懷真開始後面三個,我哥哥彭懷冰、我及彭芸是前三個,不過,他特別喜歡彭芸,而且彭芸從小就很優秀,很少被打,男生被打得多。我們家三男三女,雖然沒有像劉兆玄家那麼優秀,也有三個博士、三個碩士。

我的父母非常注重教育,我剛結婚時,媽媽只對妻子講一句話:『補習費用不要省。』沒有其他訓勉,就是這句話,教育是我們家的核心價值,不必留錢給孩子。我叔公過世時,遺產捐給清華大學,就是認為不必留給孩子。

雖然重視教育,但我們家不強調成績,父親注重個別差異,兄弟姊妹不必比成績。當然,在他出國念教育之前是要比的,回來就變了。我哥哥成績很好,當年考上第一志願大安中學,然後是師大附中,大學沒考好,上了淡江化學系。他目前在基督教界服務,負責校園團契的出板式夜。我妹妹彭芸功課也很好,高中從中山轉到新竹女中,又轉到北一女,又以第一名畢業於政大新聞系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nfrank 的頭像
penfrank

彭友會

penfran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