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逼到牆角,事情大條


  我對兒子有點內疚感。我民國六十七年結婚時,第二天就是博士班考試,接著就是考上博士班之後沒日沒夜的唸書。為了養家,我下午去
《時報周刊》海外版工作,晚上去補習班教書,根本沒時間帶他。從他出生一直到幼稚園畢業,也沒有這個爸爸其實沒差別,不過我們會利用暑假出國玩,我是個暑假爸爸。那時我在補習班是教三民主義的天王巨星,經濟情況不錯。孩子們從小就去日本、美國、歐洲和東南亞各國旅遊。

  發現『事情大條了』,是在兒子進國中時。小學都是妻子在帶,她是全職家庭主婦,很喜歡講床頭故事。孩子每天睡覺前都聽故事,最重要是《丁丁歷險記》、《寫給兒童的中國歷史故事》等等,書翰在五、六年級就開始看金庸武俠小說。由於愛看書,他們去別人家都不會吵,朋友都誇他們家教好,其實只要給兩本好書,就不必擔心他們吵。

  兒子從小就喜歡看書,我們並不安排他看哪些書,就是直接帶去東方出版社,把他放在那裡,一個小時再過去接人,他會自己挑一本書。我是受一位日本文學家影響,他認為要讓小孩先喜歡書,才會喜歡唸書。不要逼他們念大人要他們看的書,他們自己會升級。兒子開頭挑的書都是鬼故事,後來慢慢改挑偵探類,《亞森羅蘋》、《福爾摩斯》等等,口味一直在變,漫畫也看,但不是主軸是消遣,到現在兒子出國回來還會補看他沒看的漫畫。

  書翰國小時的功課我都沒在意,我跟太太說不要太注重分數,太太知道我的成長背景,自然了解前面的成績不會影響未來的發展。國中時我們發現他有點狀況,他是小學三年級進私立復興小學的,因為我爸爸是校長,他希望孫子們都念那個學校,我兄弟的孩子都去了。兒子國一時我就發現情況不妙,因為老師會對我說:「實在對不起你爸爸。」也會跟孩子說:「對不起你爺爺。」意思是你爺爺是校長,小孩在他班上功課卻那麼差。怎麼辦?我們開始請家教,好像也沒太大幫助。

  進國二時,我的信心有點動搖,兒子還是得面對高中聯考,就想自己來帶,至少文科不會那麼差。學校沒課的晚上我們父子一起去來來飯店讀書,在咖啡廳做功課,因為在家他們會想玩電腦。陪他唸書時,我發現有些教科書根本不用念,像公民科教的「政治發展定義」早已過時,落後世界二十年,不念還好,唸了反而有問題。我就說考不好也沒關係,很多東西都過時了。

  兒子那時候喜歡棒球,每天背著寫「野茂英雄」的書包上學,好像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,他數學很爛,都是二十幾分,有一次在他段考的前一天,我幫他把重點勾一勾,替他惡補解題。第二天清晨他已經去學校了,我才發現自己教錯,趕緊跑去學校想告訴他,到了學校我發現一個奇特現象,全班同學都在讀書,只有我兒子拿民生報念體育版給同學聽。其他人都在讀書,只有他在念報紙,我真是又好氣又好笑,簡直絕倒,老爸那麼辛苦跑來,想告訴他數學題解錯了,他卻在那邊涼快。我後來就想,台灣這種教育制度下他絕對活不下去。

  後來為了省錢,他到我經營的『風雲論壇』出版社唸書,某次他跟別人講的電話,被出版社電話錄音錄了下來,我才發現情勢不妙。同學說他功課爛,他只會回說:「那又怎麼樣!」一副被逼到牆角的樣子。我覺得再怎麼樣也不能失掉自信心,絕不能讓他在「比的文化」下失去自己。「那又怎麼樣!」其實有兩種解釋,一是不在乎,另一個是被逼到牆角了,就講那種《阿Q正傳》的話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nfrank 的頭像
penfrank

彭友會

penfran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