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不到球,照樣參加球隊


  美國的學校下課後就是運動,球隊很多,非常鼓勵學生參加,書翰喜歡棒球,想參加學校的棒球隊沒有被錄取,學校就轉推薦他到社區球隊,其實就是二軍。這個社區少棒隊教練是個家長,他的兒子就是主投,每次比賽都是十幾分,打出來幾乎就是全壘打,因為大家都接不到,但玩得十分盡興。美國的訓練與我們不同,他們強調好玩,不當作競技,沒有什麼打不到要跑操場三圈、伏地挺身的,打不好不會有人罰你,打的好就摸摸頭拍拍肩膀,
give me five

  棒球不是每天都有,平日放學回來書翰就在社區騎腳踏車,因為太太也在學校選課,五點多才放學順便接小兒子回來。大兒子說他不想讓人家知道一個人在家,所以去騎車。我們社區有俱樂部,每月交五十美元管理費,可以用健身房、網球場、籃球場,或者去游泳,真是很快樂。

  為了讓兩個兒子趕上進度,我們特別請也是小留學生出國,當時在
ASU讀書的學生家教教美國歷史,台灣去的孩子數學都不是問題,物理、化學也不錯,有時候考差通常是因為看不懂題目,特別是應用題,例如舉一些怪例子,我們的小孩就不懂。社會科反而難,因為牽涉到文化因素。像情人節,在美國不只是男女之間的情人節,大家可以互相送禮,學生可以送老師卡片,同學也彼此送卡片;還有萬聖節扮鬼等等,這些都是文化差異,小孩最大的困擾在文化差異。想想看,大年初一還要上學,心理上多不甘心。

  除了請人教美國歷史,兒子還有家教教吉他,美國人好像都會一種樂器,再不行也會去打鼓,我們找一個在亞利桑那州大學念博士的台灣留學生,教兒子古典吉他,他學的很慢,半途而廢,第二年轉到東部去唸書,吉他還留在家裏。太太規定七點到九點大家一起做功課,他在學校修「社會學」與「女性主義」兩門課,也要寫報告。其他時間小孩會玩電腦遊戲,那時不是線上的,是遊戲機(Game Boy),只有五點到六點、九點到十點他們被允許玩遊戲機。


探妻兒,一年飛九趟


  我那年飛美國九趟,成為華航翡翠卡的會員。或許是當大學老師的好處,我可以把課集中,每個月飛去五天,不過去頭去尾只剩三天,飛機上就要待兩天,真的是空中飛人。有一次很倒楣,飛機壞了,在台北的過境旅館住了一天,到了美國只住了一天就回來,太太還問:「你幹麼來?」那時候體力還好可以跑,現在就不行了。

  由於停留的時間短,我當空中飛人時並沒有換時差,照樣睡台灣的時間,所以到了美國下午就開始睡覺,半夜起來看書寫稿。這麼辛苦的飛過去,主要是陪老婆小孩。美國的學校家長通常要接送,若每天都是媽媽接,會被認為是單親家庭,同學會問兒子爸媽是否離婚了?所以我只要去美國,就陪太太去接孩子,至少露個臉,讓他的同學認識。

  在鳳凰城的日子很單純,假日就是全家上教堂。到國外最好去教會或其他宗教聚會所,只有在那裡可以找到很多朋友,萬一發生問題才能尋求協助。亞利桑那州在沙漠,車子常會熄火,若參加教會可以請弟兄姊妹來幫忙發動,華人教會在美國已不是單純宗教團體,而是同鄉會,大家早上聚會,下午小孩上中文。我太太下午就當中文學校老師,帶台灣來的小留學生班,ABC比較難教,台灣去的程度較好,主要是希望他們維持中文程度。教會還可以交朋友,一般而言,台灣去的還是跟台灣去的在一起,教會的孩子至少比較乖。

  週六純粹玩,上午去購物補貨,去CostcoSam’s Club,有時還去中國人開的大華超商,買南北貨,下午去逛Shopping Mall,看電影。住鳳凰城的妹妹也有四個小孩,大家一起玩,美國公園又大又多,教會常在公園辦烤肉會,大人烤肉聊天,小孩打棒球,男人多半聊工作,反正都是被老外欺負,同病相憐。摩托羅拉總部在鳳凰城,研發中心也在那裡,許多空軍退役將領就搬到那裡,因為他們當年就在那裡接受訓練,鳳凰城的好處是華人沒像洛杉磯那麼多,但又不是沒有,是很理想的移民天堂。

  美國有一種長假期,一放就是三、四天,教會會帶大家往大峽谷那邊跑,鳳凰城往北有非常多的國家公園,車子也可以往拉斯維加斯開,差不多要十二小時,長假大家都會一起去玩。冬天大峽谷會下雪,北邊的旗竿市,是北亞利桑那州最大的城,也可以去玩雪,是度假勝地,倘若有錢,真是人間天堂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nfrank 的頭像
penfrank

彭友會

penfran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