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私立中學差別大


  幫兒子在台灣辦休學時,我們曾經對學校聲明,若在美國不適應還要回去念。也許是復興中學辦多了類似的個案,承辦人員直接回答不可能,因為過去走的都沒回來過。從在美國念書的第一天開始,我就告訴孩子,任何時間都可以回台灣,沒有要他們學成歸來。我不希望孩子覺得自己被放逐,或出去一定要念得好才能回來。我跟
AIT的簽證官也這麼講,他們本來認為孩子太小怕不適應,後來就爽快地給了簽證。

  書翰知道媽媽弟弟只能陪他一年,第二年就要回台灣時,他有一點焦慮。後來因為孩子的爺爺建議書翰轉到寄宿學校,我們就開始打聽並參觀住宿學校。在鳳凰城的北邊是有錢人區
Scottsdale,我們曾參觀過一間超級豪華的住宿學校,單是騎馬場就有半個關渡平原大,不知是去讀書還是渡假,好多日本人將小孩送到那學校,聽說雷根孫女也在那裡,學校餐廳中午的菜像是五星級飯店的自助餐。不過那個學校畢業生申請一流大學的成果很差,主要是學騎馬、打高爾夫,給有錢人小孩念的學校。 

  後來我們決定申請Northfield,是復興中小學的姊妹校。前新聞局長邵玉銘是我爸爸學生,當他們決定舉家遷回台灣時,父親安排他的孩子念台北的公立中小學。他的孩子們不是很適應,父親於是建議他把孩子送去Northfield,後來就沒問題了。復興中學那時有暑期遊學營,就是到Northfield三個多月的夏令營,父親常帶團去。有了這層關係,兒子三月提出申請,五月學校就許可,但要求從九年級開始念。我們以為學校打錯字,還打電話去問,他們說沒錯,要求重念九年級,這是因為他們不承認公立學校的訓練。 

  後來我們才發現公私立學校的訓練,確實差別很大,單單閱讀部分就差很多,私立學校都讀《莎士比亞》、《英美文學選》了,已經是台灣外文系的程度,公立學校還在念薄薄的小說散文。公立學校學生的閱讀完全看家長,很多人都是因為家長要他們看書,才訓練出閱讀能力。我到國外才發現,階級是如此影響一個人的一生,在台灣還不會感受那麼強烈。 


  因此,收到入學許可對兒子而言,等於是收到留級通知書。兒子很抗拒,他在Rhodes學校功課算不錯,都是AB,因此不肯降級。 

  我當時勸他,現在慢一年沒關係,以我自己的例子來說,當年博士班一班人都念五、六年,我念八年,但後來從副教授升到教授,同輩中我最快。前面慢後面可以追回來,不要在乎這一年,這是我的邏輯,起跑點不重要,不要輸在終點。事實上,多念一年要多花三萬多美金,老爸損失也很大。小孩半懂不懂,他個性有點內斂,不太表現出情緒來。我告訴他,媽媽與弟弟一定要回台灣,因為沒居留權,只怪當年太愛出國,親戚要我們申請綠卡,我們都不要,所以依法就是要回台灣了。 

  太太的車禍治療也告一段落,她本來想拿觀光簽證,留下來是因為車禍因素,中間還回台一次,再進美國時海關又給了她半年,所以居留時間剛好一年。已經不可能再延了,若回來再滯留就有移民企圖了,很多人因為跳機,至今仍身分不明,進退失據,我認為在美國還是要守美國的法,不然會影響小孩。 

  最終,我們還是說服書翰去念Northfield。他六月從Rhodes中學畢業,在學校出版的畢業紀念冊,很多同學留話,我發現他人緣很好,每個人都當他是好朋友,留了很多很麻吉的話。從那邊我看得出來他在美國生活沒問題,不僅是教會的華人,它還能與美國人相處。當然,棒球隊也有一點幫助,社區棒球隊全部都是老美,亞洲人完全沒看到。所以,我判斷書翰已經可以適應美國生活了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nfrank 的頭像
penfrank

彭友會

penfran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