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點半放學,八點鐘晚讀


  雖然是高中,美國高中每天三點半就放學,開始課外活動、社團活動,兒子說全校只有兩個人不會樂器,他是其中一個。一般好家庭的孩子都精通一種以上的樂器。他連吉他都沒帶去,和同學比起來像個野孩子,還好沒有人笑他。吃完飯八點鐘晚讀,他們學校有四個年級,九、十、十一年級要在
study hall讀書,每樓都有學生樓長管理秩序,宿舍內的老師也會不定期巡視。十二年級可以自己在房間裡。晚讀一定要到,不讀不行,至少要坐在那裡。看了哈利波特》電影之後比較能了解他們,差別在於NMH八十年代之後沒制服,只有週日上教堂要穿西裝。

  兒子他們那一屆進去的男生,有七個來自台灣,兒子和其中四個比較好。這幾個人都不是大富大貴家庭來的,感情很好,功課也差不多,NMH要經過考是才能進去,有錢沒用,不一定進得去。兒子先唸過一年英文,英文程度比他們好,但其他各科就不行,數理方面台灣的訓練還是比較強。兒子的幾個朋友各有特色,I有點潔癖,行李箱打開來整整齊齊的,看得出來是來自很有紀律的家庭。G是專業人士家庭,C也是屬於殷商的小孩,很好玩。某市議員的兒子M,十年級也到NMH,他很懂PR,功課普通,人緣很好,跟老外也很處得來。這些台灣孩子被拆散在不同宿舍,彼此是精神上的聯盟,每個人選的課不一樣,就像在大學上課一樣,每堂課換來換去,會碰面的地方就是上ESL的教室。

  兒子室友是當地美國人。由於晚上讀完書已經十點,十點半就熄燈,雖然同住一室也沒什麼好聊的。反而是第二年從台灣來的K,別號『建資優』(建中的資優生),對兒子幫助很大,他數學、物理、化學都很好。

  每到週末這幾個人會去Greenfield的中國城打牙祭,他們說每天在學校吃得東西都很可怕,還有人做了一件寫著「學校餐廳很難吃」的衣服賣,大家都喜歡買。週六他們就去看電影,碰到三天以上假期的時候,就會跑遠一點去波士頓玩,逛有名的店,中午在五星級飯店大廳睡午覺。春假他們一起去鳳凰城,我飛過去當保母。有一陣子我坐飛機像坐巴士一樣,都是為了陪他,我很喜歡花時間與小孩在一起。

  一般來說,半大不小的孩子都會有思鄉症,很想家,十四、五歲在我們國家畢竟還是小孩,他的同學瓊安就每天打電話回家。我常說,送孩子去念住宿學校,那個學校不能一個台灣孩子都沒有,那樣會太孤單,但也不能來太多亞洲學生,有些孩子因而廣東話、台語朗朗上口,就是英文沒學好。我看過一篇報導,王永慶的兒子王文洋當時在英國讀書,就是因為一個台灣人都沒有,真的會被欺負。

  半大不小的孩子想家絕對免不了,宿舍裡有電話可以打,但人多時要排隊,而且打回台灣不見得有人接,父母從台灣打過去時間也算不準,他們可能正在上課或晚讀,不一定找得到人。還有就是水土不服的問題,生病怎麼辦?書翰大病沒有,小病、感冒還是會,美國食物不是馬鈴薯就是麵包,回來問他要不要吃麥當勞,他大喊救命。每次去鳳凰城,我都會帶他去中國餐廳好好「補」一下,想來還是很可憐。

  去NMH的第二年,他首次單獨搭飛機要回來,偏篇波士頓下大雪,機場封閉,他在機場等了七小時,到紐約時華航飛機已經走了,他只好一個人在機場等,要四十八小時後才有下一班飛機。兒子身上只有五元美金,而且沒有信用卡,就打對方付費電話回台灣,我嚇一跳,趕緊請我哥哥找他在紐約的牧師朋友,到機場接兒子,那時已經深夜,兒子到了接待的人家裏,倒在床上就睡昏了。十五歲的孩子,一個人在機場應付突如其來的狀況,是滿大的挑戰。從那次以後我就幫他辦信用卡,有事至少可以住旅館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nfrank 的頭像
penfrank

彭友會

penfran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