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再是個鬼地方



  申請到匹茲堡大學之後,我們全家就浩浩蕩蕩地一起陪他去報到。在我印象裡,匹茲堡是個沒落的鋼鐵城,古老,而且滿目瘡痍,對那個城市我原本沒有抱太大希望,沒想到它是一九九O年代美國城市重建最好的典範,再一次拜訪時,它已面目一新。


  老實說,當兒子半夜打電話回台灣,說他被匹茲堡大學錄取時,我開始時反應不是很好,因為那個地方我去過,在一九八三年左右,中國時報人事大地震,當時的採訪主任周天瑞因政治因素下台,報社董事長余紀忠就把他送到匹茲堡大學的許倬雲教授那邊,周天瑞在匹茲堡大學念了一個公共行政碩士。我夏天赴美採訪留美學人時,曾順道去看他,從機場到那個城,所見到的都是破敗景象,周天瑞住處的家具都是撿來的,也很簡陋。我對匹茲堡大學的印象是,像一部骨董汽車。可是兒子很高興,在被前五十名的大學拒絕後,能進七十名左右的學校已經很高興。


  匹茲堡後來變成美國城市重建最好的典範,當時我並不知道,還跟太太說
「那個鬼地方」,同時事先告訴兒子晚上不要出來,以免不安全。出了機場之後,我們租車往城市走,雖然我事先已做好功課,但車子一開之後,才發現與記憶中的匹茲堡不太一樣,重建的街道與公園美麗極了。直到進了城到了旅館,看到一些舊房子,才覺得與印象中的老城差不多。

  匹茲堡大學成立在十九世紀初,有百年歷史以上,是非常古老的學校。我們住學校旁邊的旅館,附近都是舊房子,check in時看到很多新鮮人都是由父母陪同報到,大多是白人,可見天下父母心,大家都一樣。大學就在城市中,感覺很好,與當年送書翰入深山少林寺(NMH)的感覺完全不同。美國在一九八O年代重工業從北往南移,使整個城有復興機會。匹茲堡就是一個大學城,裡頭就是兩個名校,匹茲堡大學與卡內基米倫。

 

古老與現代交錯



  我們迫不及待去參觀校園,開了五分鐘車子,從地圖上看已進入大學區,但連個牌子都沒有,也沒有圍牆。兒子最好的朋友「建資優」剛好讀卡內基米倫,我們本來以為兩校離很遠,事先還約了「建資優」見面。可是車子才進入匹茲堡一幢大概六、七十層樓高的地標,往前就變成現代化的卡內基博物館,已經是卡內基米倫大學的校區,中間沒有圍牆,只有一條街貫通著。這兩校有明顯差別,匹茲堡是公立學校,學生都是中產階級家庭出身,卡內基米倫像貴族學校,該校在電腦軟體排名全美數一數二,由校友捐款蓋的建築很氣派;匹茲堡大學學生都是開二手破車,卡內基米倫的學生都是開外國進口名車。 

  我們從匹茲堡大學開始逛,再到卡內基米倫,然後回旅館準備讓兒子進宿舍。匹茲堡的宿舍像三個汽油桶,類似圓形監獄,比高中的房間還小,我們一進去就想「這怎麼住啊!」


  簡單看了一下學校,我們就去三河公園玩,那裏有三條河交會,很有歷史,是華盛頓當年打到最西的地方。匹茲堡一開始是殖民時代美國最西邊的地方,過了一個塔就是西部,那裡有東部新英格蘭的味道,也有芝加哥工業城的味道,是很特別的一個城,第二次去感覺更是不同。大夥兒逛Mall幫大兒子買東西,然後參觀他好友的卡內基米倫大學。他好朋友的宿舍是很新、很漂亮的單人房,我笑說這就是階級差異。


  在匹茲堡大學城學生都坐公車,學費包括一年的公車費。兒子常常去卡內基米倫大學,反正很近走路就可以到,卡內基博物館是兩校界線,我們玩了兩、三天才走,兒子後來就跑去好友的宿舍住。我們離開匹茲堡時滿高興的,認為孩子已經能獨立沒問題了。


  美國公私立大學差異很明顯,公立大學要負起教育該州優秀青年的責任,都是大班制,大一、大二時一班有七O到一百二十人,大三之後是三十五到四十五人左右。匹茲堡大學是公立的,學費從一萬三開始,商學院一萬六、七,後來上漲速度快,大四時已漲到兩萬四。卡內基米倫大學則是三萬美元起跳,連文學院都要三萬,電腦科系要三萬六,加上生活費要四萬五千元。書翰第一年住宿舍,大約三、四千元,第二年跑去跟好友Kenneth住,本來是三個人的宿舍,一個人四百元,後來一個室友跑了,變成一個月分攤六百元。我給他的生活費不是很高,一個月兩百元左右,必要時他可以用信用卡,每月可刷一百美金的「配額」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nfrank 的頭像
penfrank

彭友會

penfran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