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有打算,先在美置產

  我們雖然早就打算送孩子出國念書,卻沒想到時間會提前得那麼早。本來我們是希望兄弟倆出去念大學;台灣的大學程度還是輸給美國。從大學部念到博士班,我在台大讀書前後時間長達十五年,我認為台大的實力在很多領域還比不上美國一百名的學校。台灣的教育到高三之前還可以與歐美相較,為什麼到了大學就弱?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,上了大學之後父母就沒辦法管,很多學生都搬出家裡自己在外面住,大學淘汰率又太低。美國的大學生到大三、大四,越後面競爭越激烈,我們卻是任你玩四年。

  由於早就有送孩子出去的準備,我們很早想過如何為孩子籌措教育費用。我和妻子結婚時,兩人薪水加起來只有七千元,連四千多元的洗衣機都捨不得買,那時我仍在上博士班,而且還沒當兵。

  經濟雖十分拮据,但我很會理財,一個人兼了三分差,存了不少錢。決定為小孩存教育費用時,我不是存現金,而是買房子,這個策略是對的。那時我就想到他們長大可能會到美國念書,按美國的法律,外國學生不能打工,只能靠收房租維生。我就計畫在天普(Tempe)亞利桑那州立大學旁買公寓,共買了五個單位,每個單位都是四至五萬美金,當時匯率大約是一比三十,一間是一百二十五萬上下,共花了七百多萬。我為什麼有錢買呢?台灣在民國七十幾年時房價大漲,我在天母用四百多萬買的房子,一下子漲到一千多萬,我就賣掉,用這筆錢去美國買了那五個單位,每個單位可以租四百美金,一個月就有兩千美元的收入,一年兩萬元的大學學費就夠應付了。

  房子已經有了,錢又不是問題,是妻子能帶著兩個孩子留下來的最主要原因。我早在兒子讀小學時就未雨綢繆,加上二妹就住在那裡,他是ASU碩士,對天普很熟,二妹夫是建築碩士,懂得在那附近挑很不錯的房子。鳳凰城若像台北,天普就像天母,屬於郊區。

  書翰也有留下來的意願,他主動表示:『回去台灣的話,課輔班已經開始,跟不上了!』我問他:『你可以在這邊念嗎?』他答稱:『沒問題。』我在美國的幾個房子不在同一學區,他可以選的學校很多,我們家附近有馬可士高中可以念,另外在美莎、錢德勒市我們也有房子,最後挑到美莎市比較好的Rhodes高中。

  進學校需要兩樣東西,健康證明(預防針、醫療證明)及入學測驗,學校要曉得學生的程度,入學只考英文、數學。學校不會問學生是否是合法居留。健康證明我們請台灣的親戚幫忙申請傳真過來。

  當時太太剛好也想在美國念書,她讀過關渡基督書院外文系,英文口語表達還不錯,可以與學校老師溝通,如果孩子成績不好,還可以到學校當義工,與老師建立關係。太太因為受傷加上想在美國大學修課,就陪著留下來了。美國的好大學要當正式生很難,但語言中心很容易進,她也去住家旁邊的社區學院進修,那間社區學院很有名,設備很好,圖書館稍差,改變了他們的未來。

  台灣的孩子從小補那麼多習,南北奔波考試,卻未必學得多。書翰非常感謝我讓他在美國讀書,他自認不會比其他人更聰明,留在這裡就是受挫與煎熬。在美國雖然也有壓力,卻是快樂學習。所以,一場意外車禍,及我們的當機立斷,使書翰的人生,走到另一條路上。
創作者介紹

彭友會

penfra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